《封燕然山銘》之經典化

2018-05-28 07:04:54 來源:黃海新聞網 責任編輯:黃海新聞網

  作者:李乃龍(廣西師范大學文學院教授)

  霍去病封狼居胥與竇憲勒石燕然,是兩漢對匈奴戰爭兩場具有強烈儀式感的大捷。有意思的是,論主將聲譽之高,論殲敵之眾、追擊之遠、戰功之大,前者遠超后者;但論其事功對后代影響之深,則后者甚至后來居上,起決定作用的正是班固《封燕然山銘》(下稱《燕然銘》)。

  《燕然銘》的經典性體現在文體格式和文章藝術兩個方面。銘由銘序和銘文兩部分組成,序駢散兼行,銘用韻體,銘文總括銘序的內容而成。從名義上看,銘當以銘文為主;但從實際內容上說,銘序為要。本銘正是這種格式的典范。銘文強調的是簡練,精彩與否則看銘序,劉勰在《文心雕龍·銘箴》中特別指出,“若班固燕然之勒”,“序亦盛矣”。銘序首先點出主將竇憲“有漢元舅”身份,從而為他“寅亮圣皇,登翼王室”的責任感提供親緣關系基礎,為功勛歸于皇室埋下伏筆。劉勰所說的“盛”,就是后來韓愈所說的“氣盛言宜”,具體表現為氣勢美,貫穿于戰前、戰時和戰后,層層展開。戰前夸耀將士之勇猛,以“鷹揚之校,螭虎之士”語擬之;狀寫陣容之盛,不嫌煩冗,細致羅列:“爰該六師,暨南單于、東胡、烏桓、西戎、氐、羌侯王君長之群,驍騎十萬。元戎輕武,長轂四分,雷輜蔽路,萬有三千余乘。”《后漢書·竇憲傳》列舉的參戰族群中并無“東胡”,“驍騎”亦僅有“三萬”。昭明太子不但補進了“東胡”,“三萬”也變成了“十萬”,可見他著意渲染參戰部族之眾、兵力之盛,這是從數量的角度塑造了銘文的氣勢美,下文的“玄甲耀日,朱旗絳天”則從形色的角度塑造。

  戰時氣勢則從“力”的角度營造,具體表現為進兵勢如破竹:“遂凌高闕,下雞鹿,經磧鹵,絕大漠,斬溫禺以釁鼓,血尸逐以染鍔。”“遂逾涿邪,跨安侯,乘燕然,躡冒頓之區落,焚老上之龍庭。”從方向上說,從西向東、從北向南才可以說往“下”,漢軍北征,實為仰攻,于理為向“上”,作者卻有意用了“凌”“下”“絕”“乘”“逾”“跨”等動詞字眼,著意渲染居高臨下的態勢,表現一往無前的氣勢。“躡”“焚”二字,視強敵如螻蟻,“斬溫禺以釁鼓,血尸逐以染鍔”二句,狀寫出漢軍的血性豪氣和凌厲之勢。戰后的氣勢突出一個“靜”字:“然后四校橫徂,星流彗掃,蕭條萬里,野無遺寇。”與戰前匈奴兇頑肆虐形成鮮明對比,從反面透露出漢軍之威和戰功之隆。“上以攄高文之宿憤,光祖宗之玄靈”是從歷史角度說意義,“下以安固后嗣,恢拓境宇,振大漢之天聲。茲可謂一勞而久逸,暫費而永寧也”是從現實角度論價值。最后以“乃遂封山刊石,昭銘盛德。其辭曰”點明建銘之由并引出銘文:“鑠王師兮征荒裔,剿兇虐兮截海外。夐其邈兮亙地界,封神丘兮建隆嵑,熙帝載兮振萬世!”氣勢磅礴。

  文本經典性全由讀者決定。讀者分為精英和大眾兩個層次,精英的態度構成其美譽度,大眾的接受構成其知名度,二者相輔相成,途徑大略有六:

  一是史家記載。《后漢書》對《燕然銘》有直接和間接記述,計凡三處:一在《和帝紀》,永平元年夏六月,“竇憲遂登燕然山,刻石勒功而還”,所刻石文即本銘,重在點明事件和發生時間。一在《竇憲傳》,傳主登燕然山,“刻石勒功,紀漢威德,令班固作銘曰”,重在點明大捷的主將和銘的作者并記錄全文。一在《班固傳》:“永元初,大將軍竇憲出征匈奴,以固為中護軍,與參議。”點明作者撰銘時的隨軍身份。區區一篇文章而被帝王本紀提及,說明它不僅僅是一篇文章而是國家本年的重大事件記錄;銘文錄于《竇憲傳》而不在《班固傳》,是因為銘文是竇憲而非班固本人的人生貢獻。三處各有側重,相互補充,事已言明,文無枝蔓,是太史公發明的“互見法”的經典運用。

  二是選家收錄。本銘被昭明錄于“銘”類之下。銘體產生之后至班固以前,銘文傳世不計其數,作為紀功銘,《燕然銘》能入昭明法眼,自有其必然的道理。

  三是注家注釋。《文選》成書以后,初唐就有李善注,爾后五臣繼注。《文選》注釋,對注家是考索的過程,也是化深奧為淺俗的過程,為進一步把作品普及到一般讀者做了準備。

  四是專家評論。分為介紹和稱揚兩類情況。如明人吳訥《文章辨體序說·銘》:“漢班孟堅之燕然山,則旌征伐之功。”這雖是不帶態度的一般介紹,但以此為例,已有視之為典范的意味。《文心雕龍·銘箴》則是對《燕然銘》高度肯定。

  五是作家引用。王維《使至塞上》:“蕭關逢候騎,都護在燕然。”范仲淹《漁家傲》:“濁酒一杯家萬里,燕然未勒歸無計。”前者是用作典故傳達必勝的豪情,后者是抒發尚未立功的惆悵,名家名作,傳誦千秋,《燕然銘》因此獲得了鮮活不竭的生命力。

  六是讀者閱讀。陸游《老學庵筆記》卷八說:“國初尚《文選》,當時文人專意此書……士子至為之語曰:《文選》爛,秀才半。”廣大學子為了入仕,精研《文選》是必由之路,而其中的《燕然銘》當然也在其內。能否成為秀才且不論,但《文選》的選文為人熟知,卻是可以肯定的。一般讀者的接受構成了經典化深厚的民意基礎。

  為何《燕然銘》如此長時間廣泛且全方位被經典化?除了文本的經典性提供前提外,根本原因是其滿足了中華民族恒久的精神需要,這就是國家安全。而以農耕文明為主的中原國家,其危險主要來自北部的游牧民族。在冷兵器時代,依仗馬匹的速度、窮乏對財富的覬覦、人種天賦的勇力,游牧民族屢屢南犯掠奪殺戮。秦時以守勢為主,筑長城以防范;漢代秦興,高祖至文帝,國力所限,只能以和親為手段茍求暫時安寧。從武帝開始,漢轉守為攻,諸將橫行大漠,犁庭掃穴,豈不快哉!這不只是“攄高文之宿憤”,也是抒了中原千古之宿憤。因此,《燕然銘》的經典實則是對和平安寧的向往。

  (本文系國家社科基金重大項目《歷代駢文研究文獻集成》[15ZDB068]階段性成果)

  《光明日報》( 2018年05月28日 13版)

千斤顶或更好5手免费试玩 坚果批发赚钱吗 乐米彩票游戏 235棋牌游戏手机版官方 516金蟾捕鱼加速器 3d福彩 广西快乐双彩玩法 1月3日篮彩推荐 北京什么地方赚钱最快 开店一年不赚钱 稳赢一口投注法 爱彩人辽宁11选5 真钱炸金花下载 哈灵江苏麻将下载安装 卖剪刀赚钱吗 剑网3生活技能 赚钱吗 加盟一一刀削面赚不赚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