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任中國書協主席蘇士澍出大丑了“天行健,君子以自強不息莊子說的

2018-01-05 22:37:22 來源:黃海新聞網 責任編輯:黃海新聞網

  

 

  新任中國書協主席蘇士澍出大丑了

  “天行健,君子以自強不息”居然是莊子說的!

  【文|張弓】

  昨天,被稱之為行為書法,愛以夸張動作和表情“叫囂”中國書壇的曾翔宣布退出中國書協,據說,繼曾翔之后,又有劉藝等多人宣布退出中國書協。他們退出中國書協的原因沒有明說,但可

  以猜測的是,他們對本屆中國書協主席“不感冒”,對當前的中國書協失去了興趣或信心。

  早在4年前的2011年,中國書法家協會老會員劉佑局宣布退出中國書協,劉佑局公開聲明退出中國書協,并著文曝光中國書協嚴重腐敗內幕。一石激起千層浪,自此,中國墨池黑浪翻涌,一條條肥碩的“烏魚”相繼翻出水面。中國人開始對被譽為國粹的中國書法又有了新的認識:練字,不是為了陶冶情操;玩墨,不是為了凈化心靈。學習中國書法,普通書法愛好者的最高目標是加入中國書協,讓自己的書法作品升值,在職者可升官,無職者可發財。

  事實上,當代中國書法的功利特性早已在中國官場體現得淋漓盡致,曾經很長一段時間,贈送名家書法作品,成了官場雅腐升遷的敲門磚。

  以中國書法作為官場雅腐的敲門磚,有時這塊磚頭上沾上大便,還會被受賄者當成是黃金。三個月前,張弓在南方某省某市某紀委領導辦公室看到一幅刻在木頭上的某名家抄錄唐詩書法作品:“停車做愛楓林晚,霜葉紅于二月花。”他讓張弓看看他收藏的作品。張弓一眼就看中了“做愛”二字,當即對同行的某省美協老畫家開玩笑說還是南方人的性開放。紀委領導沒明白,只是呵呵陪笑,老畫家卻明白了張弓的意指。第二次再進去,那件作品已經不見蹤影。

  長江后浪推前浪,前浪死在沙灘上。前有中國書協老主席張海從上臺伊始,便被文化界人士吐槽為“有刷子”(其書法為刷字體)“沒文化”(其書法作品中常有錯字)。近日,中國書法家協會又隆重公開“選舉”蘇士澍為中國書法家協會新一任主席,蘇主席還沒有正式坐上寶座,早有網友亮出了蘇主席的系列大作;同時,媒體吹鼓手們開始為新主席唱起了贊歌,說蘇士澍是一個很有文化底蘊的書協主席,言下之意,比前任主席有文化底蘊。

  別的不說,就“國家文物局文物出版社社長、中國書畫收藏家協會會長”這兩個職務,足以說明蘇士澍是一個有著深厚傳統文化底蘊的老文人。可是,偏偏就有網友翻出了書家最愛,大眾最愛、最流行的“天行健,君子以自強不息”這句話,以研究“古文學或古文字著稱”的蘇主席居然把《周易》中的這句名句說成是莊子所言。寫就寫了,還怕后進者“無知”,特意注明出處,時過8年,現在再看,恐怕連熟讀四書五經的童子們也感到汗顏。

  原中國書法家協會副秘書長、《中國書法》雜志社社長劉正成昨晚與張弓交流,在配發這幅圖片時說“這不僅是沒文化,這叫數典忘袓,他說的‘做中國人,寫中國字’到底怎么個做法?”

  另一不愿透露姓名的原中國書法家協會領導對張弓說這是丟祖宗的臉,讓中國書協主席以下的附屬們無臉見人。

  據國內媒體報道,這個新主席很有才,選舉也很奇葩。從選票中來看,只有贊同和棄權兩種選擇,如果反對,竟然無處打“X”,也就是說,蘇士澍當主席,是既定方針,中國書協主席,非他莫屬。

  天行健,君子以自強不息,十年磨一劍,也許,正是蘇士澍自強不息,正如十年前蘇士澍對中國書協某位同仁所言,十年后,張海下臺之日,就是他上臺之日,果然不出所料,蘇士澍如愿當了中國書協主席。

  看蘇士澍簡歷,他的確很有文化底蘊和影響力:蘇士澍,1949年3月出生于北京,滿族。現為全國政協常委、國家文物局文物出版社社長、中國書畫收藏家協會會長、中央國家機關書畫協會主席、全國政協書畫室副主任、中國文物保護基金會副會長、中國書協中央國家機關分會副會長、西泠印社理事、中國和平統一促進會理事、中華海外聯誼會理事、中國環境文化促進會理事、中國書法培訓中心教授。

  除一些書畫學術團體外,他的兼職超過3位數,還在中國文物保護基金會、中國綠化基金會、中國環境文化促進會、中華海外聯誼會等兼有職務。2001年12月,他出版的《啟功書畫集》在北京人民大會堂開研討會,把李瑞環等高層人物都請出來,原全國人大常委會委員長喬石、全國人大副委員長吳階平、全國政協副主席王兆國和全國政協、中央統戰部、中央文史館、國務院參事室、九三學社、中國文聯等有關單位負責人,書畫界、文物界和教育界知名人士及啟功先生友好200余人參加了座談會。國家文物局局長張文彬、北京師范大學校長鐘秉林,書畫界、文物界人士代表黃苗子、傅熹年、劉炳森等發言,手筆不可以說不大。

  

 

  (國家畫院副院長盧舜禹錯字也連篇)

千斤顶或更好5手免费试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