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些新興職業有沒有讓你“腦洞大開”

2017-09-06 20:10:38 來源:黃海新聞網 責任編輯:黃海新聞網

 

  無人機飛手是一個緊俏的職業。光明圖片/視覺中國

  韓藝恩團隊在客戶家里服務。資料圖片

【強國密碼】

  閱讀提示

  家里太亂了,請個整理收納師幫你“斷舍離”;慢跑容易傷膝蓋,雇一個陪跑師專業指導;出游沒想好住哪個酒店,可以看看酒店試睡員給出的評價。還有食物造型師、無人機飛手、服裝陪購師、時尚博主、網絡主播……不知不覺中,隨著社會經濟生活的發展,我們身邊多出了許多360行之外的新興職業。這些新興職業“腦洞大開”的程度,超出很多人的想象。

  新經濟孕育新職業

  “從明天開始,我的工作不再是公司法務,而是中國整理師。”辭去工作后,韓藝恩發了這樣一條朋友圈。

  1989年出生的韓藝恩,于2015年年底開始全職做整理師。現在,她已經成立了自己的公司,業務紅火,收入可觀。2017年5月21日,她發起召開了第一屆中國整理師大會,來自全國各地的138位整理師趕到上海出席會議。

  整理師行業的悄然興起,為我們揭開了中國新興職業的冰山一角。很多新興職業“腦洞大開”的程度,超出很多人的想象。

  “雇人陪你逛街幫你搭配,你需要嗎?”面對這個問題,恐怕很多人的反應是這樣的:我自己買衣服就好了,為什么要雇人?殊不知,陪同購物在很多城市已經成為一種新興職業,一般按小時計費,從數百元到千元不等。

  無獨有偶,最近幾年還出現了一個職業叫酒店試睡員,月薪高達萬元。這是中國企業招聘史上從未有過的“崗位”,被網友戲稱“史上最爽職業”。

  近年來,民用無人機的應用越來越多。一個初入行的飛手,起薪可能就是每月四五千元。一個有經驗的能維修維護的熟練飛手,年薪起碼在15萬元以上。而一個有資歷的無人機優秀飛手,就不光是年薪多少的問題,更得有期權、股份才留得住。

  的確,借著中國經濟發展的大勢,新的消費需求不斷被激發出來,市場領域被細分再細分,造就了一個個嶄新的職業。比如,一份食物,光好吃還不行,還得看起來誘人食欲。于是,一個給食品“做美容”“拗造型”的職業——食物造型師華麗誕生了。

  為何近年來新興職業會如此密集地出現呢?“隨著‘大眾創業、萬眾創新’的熱潮在中華大地持續涌動,市場活力與社會創造力均得到顯著激發與釋放,成為新興職業‘井噴’的重要源泉。”華夏國際人才研究院院長陶慶華認為。

  “新興職業的產生,離不開整體經濟的轉型升級。”智聯招聘首席執行官郭盛指出,“以高新技術產業、新能源、互聯網+、人工智能等為代表的新經濟悄然崛起,是孕育這些新興職業的沃土。”

  “不給錢也愿意做的工作”

  成為專職整理師之前,韓藝恩在陸家嘴一家金融企業從事法務工作。但這份工作沒有給她帶來任何成就感,看不到未來,每天都處于一種混沌狀態。她問了自己一個問題:“即使一分錢都不給,我也愿意去做的是什么事?”在羅列了所有可能的選項之后,她很快找準了目標:從事整理收納的工作。

  “必須看到,80后、90后求職者就業觀念的轉換。”郭盛說,智聯招聘近幾年在多次調查中發現,傳統的雇傭關系已逐漸被打破,年輕一代不喜歡打卡、固定工時、科層管理的傳統公司。而風起云涌的新經濟,讓工作的定義變得更加豐富和精彩。越來越多的80后、90后,選擇了全新的就業模式,在彰顯個性的同時,也為社會帶來更多的活力。

  可以看到,新興職業多屬于服務行業,賺的是“智慧錢”和“個性錢”。比如,酒店試睡員的工作并沒有想起來那么簡單:不僅試睡前需要做大量案頭工作,入住酒店后還必須對種種細節觀察入微,并用大量引人入勝的文字、圖片和視頻來描述住宿體驗,對一個人的綜合素質要求非常高。

  投身360行之外的新興職業,折射了青年一代就業觀念和人生觀價值觀的變化。新一代年輕人在追求自身價值實現的同時,也更加注重內心體驗。選擇職業更加自我,即從自己意愿出發,更注重個人價值的發揮。

  “創業之后,我的心態發生了巨大變化。”“不做法務做家務”的韓藝恩說,“以前好像每一天都在為別人工作,唯一值得期待的就是周末。但創業做的是自己喜歡的事,每一天都充滿活力,每一天都是自己喜歡的日子。”

  “新興職業雖然看上去‘腦洞大開’,但能在‘腦洞大開’中尋找到適合自我的發展方向,也是一種就業理性。”陶慶華說,“社會應對選擇新興職業的年輕人給予更多理解與寬容,為他們選擇適合自己的個性成長之路創造更為自由的空間和環境。”

  亟待規范的行業與市場

  近年來,網絡主播、網店模特等已成為熱門工作。“網紅”們實打實地給網店增加了銷量,有的“網絡主播”還受到資本市場的某種追捧。

  “新興職業是相對傳統職業而言,具有時代特性甚至顛覆意義的一個職業類型。因為出現時間短,所以大多沒有行業標準,也沒有準入門檻,必然會帶來一些失控的現象,亟待加強監管。”郭盛強調。

  “美國《商業評論》雜志將整理行業定義為‘朝陽行業’,我堅信這個行業在中國有巨大的市場前景。”韓藝恩發起成立了中國整理師聯盟,她希望通過這一平臺,能與大家一同探討整理師行業的標準,達成行業基礎共識,建立道德規范及基礎標準,從而推動整理師這一行業的健康發展。

  其實,對于新興職業,即使有了職業標準和入行門檻,也難免有一些亂象出現。無人機飛手這個職業就是如此。嚴格來說,無人機飛手只有具備中國航空器擁有者及駕駛員協會頒發的證書,才具備空軍報備的資格,才符合正規單位招聘的標準。但由于無人機持牌飛手十分緊缺,導致大量黑飛人員出現,不僅攪亂了收費市場,墜機、炸機等引起糾紛也時有發生。

  新興職業的產生,往往基于經濟發展與科技進步。人工智能等新技術的出現,使得一些傳統崗位面臨被替代的風險,但同時也會提供大量新興職業。最具代表性的,恐怕還是無人機飛手。互聯網研究機構艾瑞咨詢發布的《2016年中國無人機行業研究報告》顯示,中國小型民用無人機市場進入快速成長期,預計到2025年,總規模將達到750億元,由此產生的無人機飛手崗位,將數以十萬計。

  無可置疑的是,新興職業對青年一代的吸引力是巨大的。“亟待從供需雙方對新興職業加以定義和規范,才能幫助其健康成長。”郭盛說,“一方面,有關部門需要關注這些新興職業,逐步建立完善的行業從業規范。另一方面,應完善相關的保障制度,對服務過程中出現的問題,確保雙方都有相應的維權途徑。”

  2017年,全國高校畢業生迎來了更加復雜的就業形勢,795萬名畢業生面臨前所未有的激烈競爭。智聯招聘4月份發布的大學生就業力報告顯示,截至調查為止,2017年應屆畢業生僅有26.7%已經簽約,相比去年同期下降了8.7%。“嚴峻的就業形勢下,畢業生更應開闊視野,而蓬勃發展的新興職業,無疑為他們提供了前所未有的豐富選擇。”郭盛說。

  (中央人才工作協調小組辦公室、光明日報國內政治部聯合主辦 本報記者 羅旭)

千斤顶或更好5手免费试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