復原一位和“瞎子阿炳”齊名的二胡泰斗

2018-01-25 03:30:14 來源:黃海新聞網 責任編輯:黃海新聞網

  光明日報記者 顏維琦 光明日報通訊員 李嬌

  提及二胡,很多人會想起“瞎子阿炳”,卻少有人知道同為盲藝人的二胡演奏家孫文明。

  

復原一位和“瞎子阿炳”齊名的二胡泰斗

 

  孫文明 資料圖片

  孫文明是近代江南有名的民間藝人,生于1928年,4歲因病失明,憑借自身極高的音樂天賦和對二胡的癡迷,通過諸般創新將二胡演奏技術提高到了一個新的高度。遺憾的是,他留下的樂曲和技法在很長一段時間里幾成絕響。如今,上海音樂學院汝藝老師歷時多年系統整理孫文明的二胡藝術,將他的藝術首度完整地呈現在公眾面前,并重新帶回民樂課堂。

  在汝藝看來,對孫文明二胡藝術的回望和尋找,是中國民樂人對傳統的自覺禮敬和對創新的不懈求索,是對中華優秀傳統文化“創造性轉化、創新性發展”文化方針的扎實踐行。

  塵封多年的二胡絕響

  活躍在20世紀50年代的民間二胡演奏家孫文明,在二胡表演藝術和二胡樂曲方面所作的貢獻是巨大的。他對豐富和發展二胡藝術的貢獻完全可以和劉天華、華彥鈞(阿炳)兩位二胡界泰斗級大師相提并論。然而,他的名字長久以來卻鮮為人知。孫文明其名為何不彰?汝藝認為:“一方面是時代的原因。20世紀50年代初到70年代末,社會中充滿著對舊社會的控訴和對新社會的歌頌。阿炳的《二泉映月》,流露著受舊社會壓迫的底層盲藝人的思緒情感,符合當時的時代情緒,得以廣泛流傳。而孫文明的音樂更多的是一種純音樂性的悠揚婉轉,對這樣一位藝術大師的全面認識有時需要經過時間的發酵。”

  另一原因則是,他的技巧太高,非一般人能夠掌握。汝藝說:“孫文明的二胡技藝非常高超,弓法、指法、換把在他那里不再只是技術,可以說,爐火純青的技藝使得孫文明已臻‘自由王國’。而這樣的自由帶來的結果就是‘無跡可尋’,大多數人因此畏難而退,所以孫文明傳播至今仍處于不溫不火的狀態。”

  1960年,孫文明由上海音樂學院民樂系邀聘授課。作為孫文明的嫡傳弟子,如今年逾八旬的林心銘回憶:“1960年秋,孫老師到上音大禮堂開獨奏音樂會,他的演奏時而委婉哀怨,時而歡樂活潑,聲聲扣人心弦。我就被這樂聲迷住了,所以申請向孫老師學琴。后來愿望成真,猶記得孫老師教我的第一課是《四方曲》和《流波曲》。”

  孫文明青年時曾跌傷右手臂,所以他的持弓方法與眾不同,這對當時的林心銘可謂一大挑戰。“孫老師會把二胡夾在雙腿之間拉,他有的曲子會把‘千斤’綁很高,有的又不用‘千斤’,這導致把位很大。所以當時我遇到大跳把時,音準便很難掌握。孫老師運弓虛實兼用,變化多端。以《夜靜簫聲》一曲為例,他用虛弓模仿洞簫音色,至今少有人能像孫老師這般奏得惟妙惟肖。”

  除《夜靜簫聲》外,孫文明二胡中的創新之處不勝枚舉。《人靜安心》一曲,孫文明借鑒口琴中“復音”的演奏技法,雙音與單音在最后一段交替而巧妙地展開;《志愿軍歸國》則借鑒了民間常見的大雷拉戲手法,又創造性地在二胡上發揮出各種模擬技術,通過頻繁地調弦換音,琴弓特技,使二胡發出了令人驚奇的音響效果;《送聽》具有濃郁的廣東音樂風格,孫文明巧妙運用了八度定弦的雙弦演奏,仿佛展現了廣東音樂中高胡和椰胡同時演奏的特殊效果。

  回到傳統的寬闊河流

  1961年,上海音樂學院錄音室曾錄制孫文明親自演奏的9首二胡曲目。1980年,林心銘整理出《孫文明二胡曲集》,并由香港上海書局出版。如今,汝藝繼續著孫文明二胡藝術的整理研究工作,并將于近期完成出版孫文明的全版二胡集和演奏錄音。

  孫文明的作品,很多有錄音沒有譜子,給復原工作增加了極大的難度。“最難的就是沒有譜子,不知該如何演奏。只能反復聽、記下來、演奏、思索……循環往復。”汝藝說。

  復原孫文明失傳絕技的困難程度,遠遠超出汝藝的想象。他遍訪孫文明的親友和學生,希望找到破解其藝術寶庫的密碼。《二琴光亮》這首曲子,雖然只有兩分多鐘,卻尤耗心力。怎樣用一把琴演繹出兩把琴同時奏響的效果?汝藝曾百思不得其解。后來,他發現秘密就藏在“千斤”里。千斤是胡琴類樂器獨有的部件,孫文明對“千斤”的使用非常靈活,通過“半千斤”的方式,汝藝終于破解了《二琴光亮》的謎題。

  在汝藝看來,孫文明的二胡呈現出和觀念中傳統二胡迥然不同的特點,真正體現了對傳統“創造性轉化、創新性發展”的理念。“他在音樂創作時從民間音樂中汲取養分,但絕不刻板承襲,模仿前人,而是在接受傳統熏陶的同時,形成自己的音樂個性和風格。由于不斷對二胡演奏的新音色、新技術、新表現手法發展開拓,孫文明的作品充滿著質樸清新的情韻,又透露出敢為人先的創新意識。”

  2017年11月,作為上海音樂學院建院九十周年系列音樂會之一,由上海音樂學院民樂系和上海市奉賢區文化廣播影視管理局共同主辦的“春秋彈樂,四方流波”汝藝獨奏孫文明作品專場音樂會,在上海音樂學院賀綠汀音樂廳舉行。這是迄今為止孫文明全版作品的首次公演。

  談及那場籌備多年的音樂會,汝藝掩不住心里的興奮。從《四方曲》開始,他用8把胡琴分別演繹了孫文明創作的11首曲子。其中既有大家相對熟悉的《四方曲》《流波曲》,也有多部首演作品。《彈樂》(上音版首演)《送春》《志愿軍歸國》《二琴光亮》這四部作品的首演更是極大拓寬了人們對孫文明的認知。

  眼下,汝藝正在致力將孫文明的二胡樂曲納入日常教學中。他始終堅信,傳統中不乏創新,吃透傳統是創新的起點。汝藝說:“創新是二胡未來發展的必要條件,但不能為創新而創新,它是自然而然發生的事情。在器樂教學和演奏中,完整保存和呈現孫文明的樂曲形態,也是當下二胡藝術的一種創新。”

  回到民間的廣闊田野

  據音樂文化學者白曉煒講述,民樂從民間被納入專業教育體系,以及到現在民間和專業并重,是中國民樂的兩次轉捩點。當代民樂作曲的方向,要么以西方創作思維為主導,要么引入小提琴等西方樂器嘗試“中西合璧”。在白曉煒看來,“從前這類樂曲尚具有穩固的中國根基,后來樂曲里中國的味道、中國的思維方式越來越少。現在有的民樂連傳統樂曲都沒有繼承下來,更何況文化。在民樂教育教學的過程中,首先應當把根扎得結實,加強學生對傳統的認知。”

  如今二胡演奏和教學主要依循的是作曲家和教育家劉天華所創立的現代二胡學派體系。劉天華基于西方音樂理念為二胡制定標準和規范,使二胡得到快速發展。作為民間藝人的孫文明,可貴之處恰恰在于突破了這種標準和規范。汝藝發現,孫文明的二胡藝術不但運用了今天所通用的五度定弦演奏方式,更創新使用了八度定弦、同度定弦、無千斤、雙音演奏等特殊演奏技法,使二胡的表現力得到極大擴展。

  “孫文明和劉天華有著完全不同的藝術呈現方式。孫文明的二胡藝術特質是開放的,無拘無束的,不會設立固定的標準和模式。在這種理念的引領下,會給傳統的評判法則帶來積極意義。”汝藝說。

  令汝藝感動的是,在整理研究孫文明二胡藝術的過程中,眾多藝術家和機構給予了無私幫助。作為唯一健在的聽過孫文明流浪時現場音樂會的人,上海民族樂團的老藝術家周皓給出了很多建議。林心銘則把自己的琴拿出來給汝藝使用。目前,孫文明二胡演奏技術已被列入上海市非物質文化遺產名錄,汝藝老師也成了孫文明二胡藝術非物質文化遺產的傳承人。

  上海音樂學院人事處處長曾敏介紹,學校特別設立針對40歲以下教師的“英才助飛”項目和40歲以上教師的“雙馨雙成”項目,打破條條框框,支持有想法的老師。汝藝對孫文明二胡藝術的整理研究就入選了上海音樂學院的“雙馨雙成”項目。

  在汝藝看來,現階段對孫文明二胡藝術的傳承只是“1.0版本”,先還原技法,接下來會是“2.0版本”。“我用了8把不同的胡琴才復原了孫文明的11首曲子,而他用1把琴就能演完,要鉆研的還多著呢。”今年,他希望能背上二胡,去上海奉賢,江蘇昆山、蘇州等地,跟隨孫文明的腳步一路走一路演。“來自民間、田野的鮮活素材,深深植根在孫文明的創作中,這恰恰是我們民族音樂的寶藏和源泉。”

  《光明日報》( 2018年01月24日 09版)

千斤顶或更好5手免费试玩 香港六合彩106期 福彩中心中福在线 天津快乐10分几点开奖结果今天晚上 2014a股票推荐 山东十一选五玩法规则 福利彩票双色球坐标走势图带连线走势图 甘肃快三走势图甘肃 娱网棋牌下载 江苏十一选五经彩网 pc蛋蛋加拿大28官网 今期香港赛马会网站 用100赚钱 宁夏11选5开奖规则 双色球历史同期号137 六肖中特期期准王中王130 网络那种比较好赚钱